ST维维(600300.CN)

国资强势入场 白酒行业大整合提速

时间:21-01-25 14:03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党鹏成都报道

“各方认为该事项已对本次重组构成实质障碍,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组。”1月20日,ST亚星(600319.SH)发布公告称,其原因是双方对收购标的景芝酒业的白酒业务衍生经营性资产未达成一致。

这是一场由潍坊市国资委旗下潍坊市城投集团主导的重组案。虽然并未成功,却显示出地方国资强势进入白酒行业的步伐在加速。

资料显示,贵阳市国资委控股的贵阳产业发展控股集团(以下简称“贵阳产控集团”),于2020年底设立子公司贵州酱酒集团,注册资本高达50亿元。这是继国资企业仁怀市酱香型白酒产业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仁怀酱酒产投公司”)、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发展酒业”)、四川省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酒集团”)之后,又一家由政府牵头主导的酒业投资集团。

“混改之后,地方政府对于酒企陆续降低了控股比例。”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但随着地方经济的需求和白酒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白酒行业的深度融合形成了一个新现象,即国资对于白酒企业的捆绑更深更牢,尤其随着行业分化,区域白酒更期望通过国资入主将护城河“挖得更深,挖得更宽”。

不仅如此。自2019年以来,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古井贡酒、老白干等白酒上市企业,频频通过无偿划转国有股权输血地方财政。“国资企业收购酒厂的动力在于:培养税源,拉动上下游产业链。”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表示。

国资大举入场白酒行业

国资集团瞄准白酒行业进行整合是一个趋势。

为了收购景芝酒业,ST亚星两大股东潍坊市城投集团与亚星集团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亚星集团将其合计持有亚星化学2693.27万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8.53%)表决权委托给潍坊市城投集团。这样一来,ST亚星控股股东变更为潍坊市城投,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潍坊市国资委。ST亚星在公告中表示,这种变更是为推动公司主营业务转型。

显然,本身就有国资股东背景的景芝酒业,已经成为潍坊市国资推动山东第一家白酒上市企业的重点对象。“本来可以实现三方共赢,即ST亚星保壳,景芝酒业上市,地方政府留住税源和注册企业。”肖竹青此前表示,对重组的失败只能表示遗憾,“白酒缴纳的20%消费税是在产地缴税,销售环节缴纳15%增值税,作为全国销售的白酒就相当于合法异地抢税源。”

这也是地方政府对白酒行业日益关注,并通过资本大规模进入白酒领域的动因。

天眼查显示,贵州酱酒集团已于2020年12月26日注册成立。该公司由贵阳市国资委间接持股100%,注册资本50亿元,登记注册地址为贵阳市南明区。由贵阳产控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吴永康担任公司法人、董事长。

有消息称,贵州酱酒集团正在着力于在南明区打造新型消费特区的“永乐酒世界概念城市”,这也是一个“商文旅融合”的商业载体,具有国际酒博展示、酒类交易、酒类创新、酒类娱乐、茶禅花药民俗文化体验等城市功能。就此,记者未能从贵阳产控集团求证到。

“贵州酱酒集团的模式肯定是想学习川酒集团,但是他的主体结构和经营思路不一样,可能前期是

在贵阳周边做房地产和白酒的储存交易,通过酒旅一体切入白酒行业。”在贵州从事酱酒行业的张皓然表示,贵州酱酒集团应该不会随意整合酱酒企业,毕竟茅台镇的国资控股酒企非常少。

记者注意到,目前茅台镇除了茅台集团之外,还有另一地方国资企业,就是仁怀酱酒产投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由仁怀市人民政府直接控股100%,旗下参股、控股15家企业。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2020年该公司实现总销售15亿元,利润2亿多元,其中交易中心线上交易5亿多元,产区品牌建设销售4亿多元。

这样的成绩尚无法与茅台集团相比,但是其未来的构想是在茅台镇再建设一个贵州茅台。

记者注意到,由泸州市国资委旗下泸州工业投资集团持有80%股权的川酒集团,其整合步伐远比仁

怀酱酒产投公司要快。该集团成立于2017年,在当年就将泸州市135家酒类企业纳入旗下。“2020年集团实现营收258亿元,利税近6亿元,资产规模跨越百亿台阶,成为全国最大的原酒生产商和供应商。”川酒集团告诉记者,其原酒年产能高达100万千升,储能60万千升。

至于川酒集团白酒销量,2019年集团总营收为201.9亿元,其中酒业销售收入27.9亿元。2020年酒业销售超过40亿元。

“整个国资集团瞄准白酒行业进行整合是一个趋势,包括苏酒集团、晋酒集团等,地方政府将白酒企业作为利税大户牢牢抓在手里,尤其是借助国有资本组建联合舰队将成为主要模式。”张皓然表示,另外国资投资基础建设等项目决策非常复杂,但是投入白酒行业,其保值性投资的收益比相对是比较高的。

白酒企业补血地方财政

拥有国资背景的酒企输血地方财政,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也是换取政府继续支持的方式。

2021年1月15日,古井贡酒(000596.SZ)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亳州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古井集团6%国有股权,无偿划转至安徽省财政厅持有,委托安徽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承接主体,对划转的国有股权进行专户管理,用以充实社保基金。

这不是第一家将股权划归地方财政部门或者国资集团的上市酒企。此前,贵州茅台已经两次将总股本的8%划归省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后者通过减持已经变现650亿元以上。

此外,老白干酒和泸州老窖纷纷效仿茅台,两者各自的实控人衡水市财政局和泸州市国资委,分别将其所持有白酒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部分国有股权划转至河北省财政厅、四川省财政厅。

“中国白酒所在地往往是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优势酒企在本地财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作为重要的本地税收来源,酒企在本地金融体系中承担着重要的杠杆作用,拥有国资背景的酒企输血地方财政,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也是换取政府继续支持的方式。”白酒分析师蔡学飞表示。

但在朱丹蓬看来,风险已经显现。“大型白酒企业基本上都是以国资主导,不难看出,在政策端以及资本端不断地推动之下,中国白酒相对来说进入高估值、高股价的阶段。”朱丹蓬表示,对行业来说,很多白酒企业已经成为地方政府很重要的一个融资平台,同时也让整个行业的泡沫进一步加剧,对整个行业的健康良性有序发展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

记者注意到,近期白酒股在监管部门的关注下,除了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少数头部酒企股价能够支撑,其他酒企股价已经出现大幅下滑,较前段时间相比,幅度在20%~30%。

品牌大整合难题

国资的整合应以本地区中小酒企为主,跨地区整合目前来说并不适合。

日前,舍得股份对原控股股东天洋集团持有的70%股权进行公开拍卖,最后被复星系旗下的豫园股份以45.3亿元收入囊中。记者注意到,在股权争夺战中,也有着川酒集团的身影。

据川酒集团介绍,目前该集团已整合了四川省内外260多家中小酒企,不仅并购了川酒“六朵银花”中的叙府、二峨,集团旗下品牌古川、三溪、玉蝉、叙府、仙潭均入选“十朵小金花”,形成16个品牌的矩阵。此外,集团还布局酒仓旗舰店40个,代理和销售国内外各种白酒、红酒、洋酒产品达1万余个,成为茅台、五粮液等知名酒企的经销商。“未来力争达到400家,探索出酒类企业抱团发展的‘川酒模式’。”该集团曾对外如此表示。

“四川的白酒曾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但是随着竞争的加剧,有些中小品牌已经开始没落,如何去提升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如何提升小酒企的抗风险能力?”朱丹蓬表示,由国家来牵头整合资源,这一模式非常匹配行业的良性发展,匹配国资自身的需求,也匹配小酒企的生存以及发展。

在朱丹蓬看来,白酒全国化的红利已经消失,现在地方酒企更多的是要保根据地,因此国资的进入对于中小型区域品牌起到屏障作用,同时依托政策红利可以把它的护城河挖得更深,挖得更宽。“但国资的整合应以本地区中小酒企为主,跨地区整合目前来说并不适合,如果有龙头名酒企业来牵头做整合,地方政府做背书,应该是比较好的出路。”

记者注意到,由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与泸州老窖集团共同出资组建的川发展酒业,其侧重投资和收购白酒产业链上各类优势企业的股权和酒类优质资产。目前持有重庆诗仙太白泸渝酒类销售有限公司75%股权,此外,2019年底有消息称其计划收购河套酒业集团66.7%股权,但没有了下文。显然,这种跨区域的收购仍面临诸多整合的难题。

不仅是国资企业,包括其他资本在近些年纷纷杀入白酒行业,但是娃哈哈、联想集团、维维股份等都在白酒行业的整合中铩羽而归。此外,环球佳酿集团目前有川酒、国粹、1915、衡昌烧坊、稽山鉴水、卡沙沙等多个白酒、黄酒、红酒品牌,计划投资超过70亿元。即使如此,目前环球佳酿也只孵化出了衡昌烧坊一个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的品牌。